2021-01-16, 週六

【人善心美】26歲女做養母勁有愛 14非洲孤兒變上進

【人善心美】26歲女做養母勁有愛 14非洲孤兒變上進

26歲的Letty McMaster在18歲那年,到非洲一家孤兒院做一個月義工,這一個月改變了她的一生。

 

來自英國的Letty最終住下3年來撫養她遇到的孩子,當孤兒院關閉時,她收留了9名無家可歸的年輕人。7年後,她成為9名年輕人的法定監護人,並一起生活。及後亦收養了在街上或在她經營的安全屋裡遇到的5個孩子。

 

Letty說:「這些孩子是我的一生,我獨自撫養他們,使我盡力應付艱辛的工作。我一直想幫助的流浪兒童,我親友不會感到驚訝,但我從沒想到最終會做了這一切。」她續說:「我是家裡的父母,一些從來沒有父母的小男孩視我為媽媽,但大多數人卻把我看作是大姐姐,因為我的年齡並不比他們大。我就像任何撫養青少年的媽媽一樣——我對他們作出了承諾,我感到非常幸福,擁有兩個家庭!」

 【人善心美】26歲女做養母 14非洲孤兒變上進

Letty於2013年完成了她的A-level考試,當時她計劃在坦桑尼亞做1個月義工,然後回到大學讀書。但是她很快意識到孩子們在身體和精神上受到虐待,聲稱工作人員每天只給孩子餵一次飯,並拿走遊客捐贈給學校的現金。

 

她說:「看到有成千上萬兒童流落街頭的數字後,我選擇飛往坦桑尼亞。我看到許多孤兒院都是賺錢計劃和對孩子剝削,我敢肯定其他人不知道——他們以為在幫助,但實際上加劇了持續不斷的虐待。孩子在孤兒院遭受的虐待是可怕的,我看到了這對孩子的影響,並立即知道必須改變。我不能把他們留在那種情況下,所以我的新目標是讓他們有真正的家庭住所。」

 

孤兒院在2016年關閉時,Letty爭取獲得在Iringa開設自己的安全屋,因為這9名兒童無家可歸。她以英國註冊慈善機構的身份創立了Street Children Iringa,並在街上和她所經營的安全屋中與9名兒童會面後,又將另外5個孩子帶到了她的安全屋。

 

「我決定為這些孩子創造安全、穩定和被愛護的地方,讓他們不再像在動物園裡那樣受到對待。我希望他們有正常的家庭生活,而慈善機構已經支付了房屋、食品、醫療和教育方面的費用。」

 

初次見面時,沒有一個孩子上學,但自從他們搬進Letty的安全屋以來,他們的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。

 

養子養女命運大改變

男孩Eliah於冬天在街上被發現,其母親去世後,他僅穿著一件恤,他現在學校的成績排名在首20位、11歲的Fred被發現在垃圾場裡畏縮了好幾天,並沒東西吃。自2019年搬入安全屋,獲著名足球學院錄取。

 

Iddy在兩歲時,父母去世,Iddy之後大部分時間都在Letty第一次見到他的街頭、幫派和孤兒院中度過。於2016年搬入安全屋,現在是才華橫溢的拳擊手和音樂家,他的音樂正在當地的廣播電台播放。

 

Gosberth是Letty過去7年來一直照顧的男孩之一,現在正在該國最頂尖的私立學校之一學習,並且是今年排名第一的學生。

 

Eva今年19歲,現為大學學生主席,她的表現非常出色,並獲得了一個國際非政府組織的實習機會。

 

Razarlo正在學習成為國家公園的導遊。Plshon與Iddy則錄製了在當地電台播放的音樂。

 

Letty說:「自從有了一個稱為家的地方以來,他們在教育和生活的各個方面都表現出色。看到他們的動力、決心和成功,讓我知道所做的都是值得的。」

 

【人善心美】26歲女做養母 14非洲孤兒變上進

她一年中有9個月與孩子一起住在Iringa,剩下的時間回英國,通過贊助活動和年度慈善舞會籌款。她經常工作長達12小時,但設法從倫敦的大學獲得了發展研究學位。就像世界各地的在學爸媽一樣,她在孩子上床睡覺後,就用心溫習與寫論文。

 

除了這個熱鬧的家,她還經營一間安全屋,每週3天開放,為流浪兒童提供一個安全的地方,可得到食物。而在她家中年紀最大的男孩的陪伴下,她晚上上街去找無家可歸的孩子。

Letty說:「坦桑尼亞總是有更多的兒童需要幫助,最具挑戰性的部分是獲得資金支持這一切。未來5年,我的計劃是幫助盡可能多的街頭兒童。如果這些孩子沒有在路上被引導,他們往往會陷入幫派、毒品暴力和犯罪活動,有可能入獄甚至死亡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