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4-02, 週四

鄺俊宇

  • 放手是困難的,越在意,越難放開一個人。對還未放開手的人來說,要忘記某某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到很遠的後來,你會發現,原來放開手是如此不知不覺的一件事,你甚至忘記了從何時開始沒有再記起他,真有趣,曾以為撥不走的思念,到後來始終都會給時間所沖淡。

  • 放開一個人,不是想做就能做得到的事情,我們總會在以為已經放開了,再發現自己原來根本還未放開手之間遊走。手難放,只因我們不是那麼容易就如此的捉緊一個人,要透過無數溫暖的經歷、無數溫馨的回憶,才能讓我們有如此捉緊一個人的力氣。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昔日最期待嘅親子時光 歡樂天地玩足半日

    這專欄不知不覺成為了「集體回憶」的集中地,筆者每次寫稿時都感到有些期待,集體回憶太多,整理起來再有系統地描述出來,看來是筆者每星期的任務之一。

     

    是什麼,它是絕大部份八、九十後朋友集體回憶的地方,有經典的射大牙、室內碰碰車、元祖級夾公仔機等等,說得簡單一點,它就像今天的冒險樂園,但筆者依稀記憶裡,歡樂天地場地很寬敞,遊戲設施很多,多得可以讓孩子玩上半天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昔日最期待嘅親子時光 歡樂天地玩足半日

    筆者小時候在元朗居住,很喜歡到屯門的歡樂天地遊玩,往往是隨家人到屯門逛街時順便去玩玩。到歡樂天地的第一件事是兌換代幣,大概20多個代幣就應該夠玩了吧?(不然太貴了,沒記錯應該是2元左右換一個代幣),那時候筆者喜歡玩的遊戲設施很多,有一個遊戲設施是拿著水槍的射目標,主題是一個火場吧?射中某些目標來拯救一些火場裡的人,別忘記,那個年代並未流行電子屏幕,於是各種遊戲設施都是實在的,連射水救火的水也是真的。另邊廂,室內碰碰車都非常受歡迎,往往要排隊才能進場,近年室內碰碰車越來越少見,租金太貴實在難以有這種大型遊戲設施吧?

     

    不知道還有沒有讀者記得鱷魚「扑傻瓜」?應該大概有7、8隻鱷魚吧?那時候筆者會與家人各自守住不同的出口,鱷魚一出就拍下去。讀者又有否玩過夾糖果機?放下抓,抓糖果到一個平板上再被推跌出來,你就有糖果可以吃睡。說到這,當然少不了推銀仔機,但推銀仔機到今天都仍然很受歡迎,看來還未算是「集體回憶」吧?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昔日最期待嘅親子時光 歡樂天地玩足半日

    其實歡樂天地最歡樂的地方,應該是有家人陪著小時候的你去遊玩。那是某一個週末的下午,玩透後就回家晚飯去,那應該是人生裡最無憂無愁的年紀吧?

     

    圖片來源:歡樂天地Facebook

  • 9982
    由決定結婚的那一天開始,你和他的故事早已連成一線,組織家庭並不容易,但只要彼此有愛,多難都能夠捱得過,順境時當然沒大礙,但逆境時呢?
  • 分開了,刪去聯絡了,unfollow那個人了,抹走了他的一切了,以為自己可以堅強了,可是卻敵不過那個人忽然在news feed裡出現的近照。

  • 9402

     

    有些同事,很有義氣,在你需要幫忙的時候,沒有太多客套話,說幫你就幫你,你心存感激,畢竟你跟他或她只是同事關係吧?不,至從某一次事件後,他或她就成為了你的好朋友,因為他或她明明可以什麼也不理,但他或她卻用行動替你解困,你才知道,有些人或許注定只能跟你做同事,但有些人卻注定跟你先當同事、後再成為好朋友。

  • 9381

     

    有一種愛叫家人的愛,這種愛細水長流,沒有太刻意而激動,而是緩緩在相處裡體會得到。有人喜歡把衣物亂放,有人會默默替他執拾好;有人工作太辛苦,捱更抵夜,有人會煲湯水想他清點熱;有人久久未回家吃飯,結果終於回來的那一晚,滿枱餸菜,大多是他喜歡吃的東西。

  • 10556

    他倆的步伐,沒從前那麼靈活了。

    還記得,他倆牽著小時候的你,走過大街小巷、嚐過不同味道、渡過無數節日,從前你要抬高頭看他倆,現在說不定快要比他倆高。

  • 8983

    上星期往咖啡店寫文章,鄰桌是一班家長朋友的聚會,氣氛非常愉快,最有趣莫過於是有一位剛學懂走路的小女孩常常走過來找我玩,我給她逗得樂透了,她的媽媽爸爸在旁也笑,好不溫馨。

  • 8939

    每天看電話,最親愛的那群組,總會出現在前排的位置。這群組很熱鬧,裡頭全是你的好朋友,全天候在聊天,事無大小,大家也習慣向這群組匯報。

  • 「很多東西,初見時新奇,久留時老土,失去時遺憾,後悔時莫及。」所指的可以是愛情,可以是友情,但更貼切的是指親情,當親情還在身邊時嫌囉嗦、嫌老土,但當真正失去了以後,才懂後悔莫及的滋味。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沙士嗰陣冇社交網 上網玩咩維繫友情?

    日前有空在Youtube開live,聊起筆者有一個《親子頭條》懷舊專欄,對,就是這一個了。差不多每星期都來懷一懷舊,上次開live,我們聊起03年「沙士」,那時候的回憶有點依稀,大概與現時相似,大家都忽然很喜歡去行山,但記得03年沙士時沒有像今次那麼恐懼。

     

    03年沙士時,當時的學生都停課了,在家除了讀書外還有上網,才想起那時候應該是最初代的寬頻上網時代,Facebook和YouTube等還未誕生,有的是討論區,例如「江湖論壇」、「迷你論壇」等,也有朋友提起「網上畫板」,什麼是「網上畫板」?那是供大家用畫畫方式留言的畫板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沙士嗰陣冇社交網 上網玩咩維繫友情?

    筆者聊起一件當時的趣事:筆者與幾個朋友相約在同一個「網上畫板」畫連載故事,故事大概是圍繞一些勇者保護村莊及對付魔王的故事,有朋友猜拳猜輸了,於是由他當魔王的角色。然後各人開始一格一格連載故事,到魔王出場的一格,那位朋友當然非常用心的鋪排魔王是如何的強大登場,結果到下一格漫畫時,卻遭另一位朋友一筆解決了(這也太快了吧?),魔王不服氣再安排登場,豈料到下一格漫畫時又遭到秒殺,結果那位朋友發脾氣:「這怎樣連載下去呢?魔王每次出場都立即被擊敗。」現在回想起來都是非常搞笑的童年回憶。

     

    另外有朋友提起當時不少人都喜歡玩線上小遊戲,例如「無個性戰隊」、「比卡超打排球」、「小朋友落樓梯」等,當中最標誌性當然是「小朋友齊打交」系列,畫面雖然略為粗糙,但遊戲內容卻非常豐富,令當時不少朋友都玩得不亦樂乎。這才想起,那年代的網速雖然不算快,亦不如今天一人一手提電話般那麼方便,但我們仍然懷念每晚洗澡後,很舒服的坐下來再登入ICQ,或聯上MSN等,再與同學們線上聊,聊到差不多要睡覺了,再於明天在課室相見。

     

    有時候,越簡單,越容易快樂。03年沙士,我們不知不覺地捱過去了,相信這一次只要我們繼續互相扶持,最終都能平安地克服過去。但願10年後的今天,我們回想2020年的時候,會是一段讓人感恩的回憶。

  • 人的記憶很奇妙,有一些零碎的小事在發生當刻,我們未必太在意,但到很遠的後來,我們憶起某一位曾經很重要的人,腦海裡出現的畫面往往都是一些跟他瑣碎的小事。別小看這些零碎,這些都是我倆曾經的相處,不說也記不起,原來我倆曾如此的朝夕相對。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漫畫《叮噹》、《龍珠》 80後爸媽有冇狂追?

    近來這專欄成為了舊回憶的集中地,從大家的留言與來訊中,得悉大家都感到時光一去不復返的唏噓(嗯,我們都在不知不覺間老了),今期專欄繼續聊舊時光,大概也是80後的共同回憶吧?先把回憶鏡往後退,想想我們小時候曾珍藏過的漫畫乎?筆者小時候曾成功收藏大部份的《叮噹》漫畫(今《多啦A夢》),《叮噹》單行本起初由玉郎漫畫發行,其後由文化傳訊發行,每本單行本售價大概$25左右?(有錯請指正)

     

    記得《叮噹》去到第6期的時候,筆者差點以為要完結了,原因是叮噹在第6期時決定告別大雄,想讓大雄可以獨立而堅強地生活,大雄當然萬分不捨,然後他後來想通了,始終不能無止境把叮噹留在身邊,也不想讓叮噹時刻擔心他,他是時候要成長。為了證明他可以一個人堅強地生活,他竟然隻身挑戰技安,只要打贏了就能夠證明他的堅強,戰況如何?筆者不詳述了,有趣的是叮噹在告別之前留下了一瓶藥水,喝了藥水後所說的謊話都會成真,結果大家或許也猜到,叮噹在第7期單行本回來了,故事繼續。

     

    除了《叮噹》之外,當時大家都會追看的熱門漫畫還有很多,印象中當然少不了《龍珠》,當時還未連載完畢,大家的話題都圍繞斯路遊戲過後,悟飯能否成為《龍珠》的主角?為何悟天的樣子與悟空的小時候是一模一樣的?還有當時悟空竟然成功突破變身成超級撒亞人3,要明白這些情節在當時是具爆炸性的,並非如今天《龍珠》已連載完畢,你可以很快速地就能觀看下一章,抱歉,當時若等不及單行本,就得要在《EX-am》的漫畫週刊裡看,《EX-am》是什麼?是一本於1993年開始出版的漫畫週刊,當中連載各大漫畫的最新一話,有《龍珠》、《BOY聖子到》,後來的《行運超人》等(說起《行運超人》又是另一部神奇的漫畫,如果一拳超人與行運超人對決的話,誰勝誰負呢?),就像後來的《快樂龍》及《Co-Co!》等,但筆者只看過《EX-am》而已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漫畫《叮噹》、《龍珠》 80後爸媽有冇狂追?

    不知道今期專欄會否勾起讀者們與親愛的編輯之回憶?現在漫畫店都快消失了,大家都在網上讀漫畫了,但當年把漫畫拿在手,或在睡前放在枕頭邊的漫畫,好像更加有感覺。

  • 0098

    本來不懂怎照顧其他人的感受,但因為遇見某一個人,我們學會了,這是一個人的成長,不單單指從小孩到大人,而是我們就算已經是大人了,但成長從來不會停止,從前或許有人脾氣很壞,當他遇見某一個人之後,他完完全全的改變過來了。

  • 8756
     
    在她們面前,妳可以完全不顧儀態,因為妳再放肆的一面,她們全都見過了,早已見慣不怪,這也好,可以讓妳放心去放空腦袋,才有力量繼續面對嚴肅的工作和挑戰,生活太繃緊了,偶爾無聊點也不錯,最重要,是有一班好朋友樂意陪妳無聊透。
  • 10664

    作為父母,你或許真的不太理解子女做的事,但不理解不代表不體諒,試想想你自己還年輕的時候?說不定也像他們一樣熱血,回想起來,或許那時候你的父母也同樣的囉嗦你,然而,被所愛的人囉嗦其實也是另一種關心吧?

    意見或許有分歧,但一家人就是這樣子,若連你也打動不了家人,誰打動得了?這不是辯論比賽,不是說誰勝誰負,而是年輕的子女為理想拼搏的時候,你就自然會擔心,這也對,因為同樣的事情你或許真的試過了,而且經驗告訴你,你最終會焦頭爛額的。於是你囉嗦他們,想他們為自己的未來想一想,別做危險的事情,也別去危險的地方,說真的,你的出發點也只不過為他著想吧?然而溝通的方法真的要細想,不少人都受軟不受硬,問問心,你自己也是這樣子吧?

    你得要讓他們明白,你不是在制止他們,制止不了的,畢竟他們已經不是小孩子,你總不能像在他們還在小學時的指揮著,但你可以做的事還有很多,嘗試明白他們的想法?也說說你從前焦頭爛額的經驗,你得要讓他們理解,你理解他們所做的事,就算那些事在你心目中是多麼的傻瓜也好,你也願意去理解,因為他們是你的子女,也說得,人心肉做,總是受軟不受硬。

    筆者近來見証了不少畫面,其中有孩子真的出狀況時,父母是如何不理一切地支持他們,儘管他們起初的意見也不太相同,這或許是在患難中,你總能夠看清楚誰對你最好,當中應該包括你的親人,不理你出了什麼狀況也堅定地支持你的親人。

    說真的,在理解他們所堅持的夢想時,先看看跟他們年紀差不多時的自己?

    或許你就能夠找得到答案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9073

    「那我害怕嘛!我不想讓自己有時間想要不要寶寶!」她說得很激動:「寶寶是無辜的!」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爸媽細細個必逛 潮流特區載滿回憶

    跟摯友聊起這個話題:「若有機會,真的想回到20年前的潮流特區行一圈。」

     

    潮流特區(潮特)是什麼?相信大家不會陌生吧?它是旺角的一個重要地標,在朗豪坊開業前,不少人都會約在潮流特區門前等(相信現在也有不少人都約在潮特等的),但20年前的景象又是如何呢?來到這裡,相信讀者與親愛的編輯腦海都會有畫面(這是什麼意思呢?)

     

    20年前,大約是千禧年,那時最流行的應該是日劇?應該是黎明的電訊廣告與一系列廣東歌?還有很多充滿活力的精品店,那時候整座潮流特區的確是不少年輕人聚集的勝地,逛完「潮特」就可以到旁邊的家樂坊或信和繼續逛。但潮流特區的確有一種吸引力,至少筆者都喜歡以此作為逛旺角的起點。

     

    那時候旺角差不多每一個星期都會有新鮮事,不是嗎?這個星期開始流行牛油粟米杯,下星期就流行冷麵加凍小食,加上蒜汁撈一撈就吃,來到今年這些小食還存在,但當時卻是橫空而生,首次登陸似的,各大雜誌甚至會預留篇幅介紹旺角每個星期流行小食,那時候的旺角簡直充滿活力。

     

    還記得在智能電話還未流行之前,若要看漫畫,一是去購買一是去漫畫茶座,說起來也是一種不錯的消閒活動,收費以每小時作單位,入茶座前請先鎖起你自己的背包,這是免被偷走漫畫的措施吧?然後你就可以在店內隨意挑漫畫來看,更加有飲品任你喝,好不慵懶的活動。然而,這也是不少年輕人喜歡流連的地方,其實偶爾偷一偷懶實在不錯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爸媽細細個必逛 潮流特區載滿回憶

    20年前與今天的潮流特區,在外觀與內裡建築或沒有太大的分別,但的確是有點不同了。20年前,當日本出現新的卡通人物時,潮流特區都算跟得比較貼,差不多在日本雜誌介紹之後,你就能在潮流特區找到相關物品,記得2000年初的Paul Frank(嗯,他是一隻馬騮),還有Qoo(是一種果汁飲品,其代表的卡通人物也出了不少周邊產品)等,還有THE DOG大頭狗系列,那時候不是有一系列的鎖匙扣的嗎?還有手提電話的一大串電話繩,還有用膠字粒所串成的電話繩,大家都喜歡串出自己的名字或生日日期等,總之非常多搞作。

     

    「若有機會,真的想回到20年前的潮流特區行一圈。」

     

    「眷戀也許走不過拆卸的街。」我笑著回話。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狂抽偶像YES卡 90年代學生必儲

    繼續用一篇文章回到過去,今集講講我們小學生活。

     

    筆者是「80後」,小學時間大概是90年代初期至中間,那是一個怎樣的時代?那時「四大天王」剛出現,回到學校會討論你支持哪一位天王:郭富城跳舞當然了得,一首《對你愛不完》加那個招牌手勢,應該是當時青少年爭相模仿的對象;黎明拍攝一系列像電影般的和記廣告,至今大家仍難以忘懷;劉德華當時應該在拍電影,大概是《賭俠》、《整蠱專家》等;還有張學友,應該是公認「四大天王」裡歌藝最好的一位?這又可以跟同學們辯論一番了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狂抽偶像YES卡 90年代學生必儲

     

    當時還有一系列的週邊產品,例如大家都知道的《YES!》卡(正面是明星的樣子,背面是歌詞或該位明星的資料)。要知道當時沒有互聯網,要知道這些流行資訊,一是電視、二是雜誌,還有就是這些《YES!》卡吧?那時候文具店外總有一兩部《YES!》的扭卡機,每期都有不同新出的明星?然後放一兩張《YES!》卡在手冊、書本裡等,老師應該不會責難吧?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狂抽偶像YES卡 90年代學生必儲

     

    90年代初期至中期,香港流行文化的確是非常光輝,還記得大家當時都喜歡看電視,尤其由肥姐主持的大型表演節目,一班香港明星紛紛參與,玩遊戲時非常投入,孩子們在星期日晚看完節目後,翌日回校又有新話題可以跟同學們聊,好不充實。嚴格來說,筆者第一首喜歡的流行歌,應該要數到大概1996年鄭伊健的《發現》,這首歌當時應該是廣告歌曲吧?筆者非常喜歡。

     

    是我們長大了?還是香港的流行文化真的有所改變了?現在的孩子應該不會如我們90年代初對本地明星的討論那麼熾熱,這與一個城市的造星能力有關,今天韓國造星能力當然超班,但不少韓國朋友都表示,他們小時候都是聽廣東歌、看香港電影等,現在回想起來,不免唏噓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狂抽偶像YES卡 90年代學生必儲

    不知道今集會否觸動到親愛的編輯們出賣年紀?還是他們大多都是千禧後?

     

    部份圖片:Facebook @ Y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