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10-22, 週四

童年回憶

  • 10831

    跳飛機、「東南西北」、飛行棋等除了是上一兩代人的童年回憶,更是現今小朋友的好玩伴。昂坪360在9月27日起化身超吸睛好玩樂園,多個放大版經典玩具列陣,還有「玩具時光隧道」、周末和公眾假期限定的「週末大笪地」,大家可免費參與糖畫及中式吹糖等傳統民間手藝。

    20190926 10831 k01

    充滿復古與玩味的巨型經典玩意裝置,包括飛行棋、七彩扭計骰、趣怪陀螺、摺紙遊戲「東南西北」、跳飛機,分佈昂坪360多個角落,大小朋友可變成小棋子跳棋。市集圓形廣場特設逾3米高的巨型纜車扭蛋機,可以扭出迷你童趣玩具,其中50份扭蛋玩具是香港玩具收藏家莊慶輝挑選舊齡年代的流行玩具!

    20190926 10831 k02

    至於「玩具時光隧道」就展出多款經典50年代至千禧年代香港流行玩具,包括塑膠玩具、鐵皮車、煮飯仔套裝及經典棋盤遊戲,相信好多爸媽都未見過。

    除了打卡外,周末和公眾假期限定的「週末大笪地」非常適合一家大小,而且免費參加。專家教畫「糖畫」與「中式吹糖」,大家可以親手製作個人特色的糖畫或「糖公仔」。現場亦有花式搖搖表演和幻彩泡藝表演,小朋友一定喜歡。

    20190926 10831 k03

     

    20190926 10831 k04

    此外,為配合今次懷舊玩具主題,昂坪360推出「限時懷舊價」,港人可享2006年開幕票價$88購買來回纜車門票(標準車廂),長者和小童票價分別是$68和$45!

     

    昂坪360「童遊時光」裝置
    日期:2019年9月27日至11月10日
    時間:星期一至五:10:00-18:00、周末及公眾假期:09:00-18:30
    地點:昂坪市集

    查詢:https://www.np360.com.hk

  •  

    9955

     

    陪伴港人成長的雙周刊漫畫雜誌《CO-CO!》發出休刊啟事,表示為配合公司業務發展,將於明日起休刊,讀者大感可惜,並大哂珍藏。

  • 9978

    平時看的卡通片,片中的角色都是十分可愛,令人愛不釋手。有藝術家把卡通人物製成3D人像,角色詭異,網民大呼「破壞童年回憶」!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《衞斯理》陪我成長 神預言對白夠精警

    上兩集談起我童年時喜歡去公共圖書館,當中我最喜歡讀什麼小說?「《衞斯理》!」老實說,《衞斯理》陪著這城不少人成長。

     

    小時候,我喜歡躲在青少年中心的圖書館,逐本追看《衞斯理》系列小說,還記得第一本看的作品是《藍血人》,其後到《不死藥》、《地心洪爐》、《迷藏》,還有太多太多,每次讀到「受嚴格中國武術訓練」的衞斯理痛擊壞人,和他所使用的「由無數個國家政府所簽發的特別證件」,以讓他在各地行動時暢通無阻,這些情節換作是今天,或許會有不少網民所挑戰,但衞斯理小說盛行的時代,我們都是小小的讀者,小說裡描述的情節,我們不會太質疑,相反看得非常過癮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《衞斯理》陪我成長 神預言對白夠精警

    長大後,我還不時看《衞斯理》,或許人長大了,看小說時會再細思當中作者的鋪排,包括白素比衞斯理聰明,衞斯理每次衝動行事時,她都會在旁想適當的辦法協助他。小說裡出現的角色都很立體,傑克上校是我印象中深刻的配角,他與衞斯理那種既敵亦友的關係,令我很喜歡這個人,可惜到《新年》的故事後,他失蹤了,這令筆者一直耿耿於懷,他到底往哪裡去了?這或許到是衞斯理的成功,我會記掛某一位角色的離別。

     

    說到《衞斯理》小說裡的精警對白也當然不少,有些更被網民視作預言,例如《追龍》,我童年時讀得不太明白,但長大後才記起當中曾大概說過「要摧毀一個大城市,不用破壞任何建築物,甚至不用殺一個居民,你只需要把這個城市的優點奪去,這個城市自然就會滅亡」的對白,現在讀起來真的百般滋味。

     

    【鄺俊宇專欄】《衞斯理》陪我成長 神預言對白夠精警

     

    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朋友喜歡讀《衞斯理》?我仍然喜歡那本可以拿在手上的書,在車程裡緩緩讀,或在臨睡前讀完才休息,在那個還未有智能電話的時代,讀小說,尤其是讀《衞斯理》小說,可是我最佳的娛樂之一了。

  • 11495

    不知道各位讀者童年時有沒有去「青少年中心」遊玩的經驗?這可是我童年時最常流連的地方,先說說當時90年代的青少年中心大概是怎樣的。

     

    首先每間青少年中心都設會員制,印象是20元1年左右?然後你可以使用中心裡的服務。有什麼服務呢?你可以借棋類遊戲,例如康樂棋(這裡是指用仿似桌球的玩法,以一支Que棍把對方桌上的象棋射進對方的洞去,射光了則作勝者論。或許讀者很難想像怎樣射棋子呢?但事實上當時高手滿佈。)四連環、鬥獸棋、妙探尋兇、層層疊等等,數之不盡的棋類,借後就在中心裡找個位置跟朋友玩。

     20200519 11495 k02

    青少年中心有一個好處,就是有冷氣,你除了借棋類玩之外,就是能看報紙、雜誌、電視等。我經常流連的青少年中心在周六下午更開放「玩具天地」,提供大量新奇的玩具借給會員玩樂,我曾當上借還玩具的義工近3年,其經歷亦相當有趣,稍後可另找場合再論。

     

    青少年中心大多會設有小型圖書館,我最初讀的小說都是在青少年中心開始讀的,大概是衞斯理的科幻小說、張宇的述異小說等等。那是智能電話和互聯網還未流行的時代,那時候的社交是面對面的,那時候我在青少年中心認識一大堆好朋友。

     20200519 11495 k03

    星期一至五都要上課,一到星期六整個人都頓時興奮。那時候我能夠出街的理由,應該都是到青少年中心去了,畢竟家人會安心點。相比現在的青少年,不知道他們還會否喜歡到青少年中心?還是時代變了,青少年中心開始不多青少年呢?這或許是科技進步,大家喜歡留在家中,但我還是會懷念從前約朋友到青少年中心捉棋,就這樣舒舒服服嘆著冷氣就度過一整個下午。

     

    你又有沒有去青少年中心遊玩的經驗?還是聽起來是陌生的事情?相信編輯們都會嘖嘖稱奇,有些人有經驗,有些人沒經驗,只因青少年中心最多人的輝煌時間大概是在90年代初吧?

  • 20200701 11623 P06

    其中一個曾經非常流行,至今潮流還未算褪去的活動,應該算是「唱K」吧?最高峰的時期大概是2000年左右,由2000年到2010年左右,「唱K」可以說是每星期都會做的事。

    那時候的「新歌試唱」,你基本上可以說是不曉全部,也懂當中的八九,差不多一入到K房,你和朋友們已經可以爭遙控,然後看看自己剛懂唱或未算太熟悉的新歌有沒有在「新歌試唱」中。沒關係,唱一兩次你就會熟了,這就是所謂的「K歌」吧?但其實「K歌」也不錯,起碼你真的會懂唱,而且容易上口,現在呢?好像都比較少一聽就會跟著唱的廣東歌作品。

    唱K

    除了唱新歌,K房裡的回憶也不少。例如替朋友慶祝生日,大家要裝作沒特別一樣,然後把蛋糕先交給侍應雪藏,唱到一大半時就忽然給朋友一個驚喜吧?但好笑的是,當被慶祝的對象是你自己,而你也清楚知道大家準備給你「驚喜」時,你就得要裝作沒特別,然後當畫面一轉生日歌時,請你務必是裝作很「驚喜」似的,不然怎教你的朋友們覺得成功?在K房裡慶祝生日的回憶畫面不少,這或許也是我們的集體回憶之一。

    唱K

    另外,當一大班人唱K時,點的歌實在太多,根本不會唱得完,所以通常會用「隨機播放」吧?點了歌的你,實在連洗手間也不敢去,生怕你所點的歌終於來了,但你卻不在而略過。

    當你非常期待的歌曲終於來了,你還是要按捺心裡的期待,裝作平靜的說:「呀,是我的。」然而心裡其實相當興奮,等了一晚終於等到這首歌,但危機仍未消除,若有朋友是「咪霸」,近乎首首歌都要插一嘴,你的期待就瞬間被摧毀了。

    關於「唱K」的回憶實在太多,或許再挑一天描述一下,或許也是你曾經歷過的小事。

    唱K

     

    圖片來源:網絡

  • 20200623 11609 P04

    說起童年時喜歡做的事情,聊一整個晚上也聊不完,看卡通片啦、玩紅白機啦、到公園與其他孩子玩「何濟公」。但原來回憶童年時,我們總會容易回憶起一些不起眼的東西,例如什麼?例如我會記得每天下午五時左右,電視通常會播一套卡通片,可能是《狂歡三寶》,可能是《咕嚕咕嚕魔法陣》,我今次想聊的不是卡通片,而是播完卡通片後,新聞報導之前,電視通常會播什麼節目。

     

    20200623 11609 P02

    還記得有一部叫《日本風情畫》的節目嗎?印象中片長約十分鐘左右,我還是很深刻記得它的片頭音樂,然後它每集通常會介紹日本的一些特別事,可以是有趣發明、可以是日本傳統的習俗等。對童年的我來說,太悶了,我往往都不會太在意它的節目內容。然後應該是播一節財經報導之類,再接下來就應該播《金曲挑戰站》,對,那時候差不多每個星期都有新的廣東派台歌,我都不是記得太清楚,那應該是廣東歌最高峰的時期。

     

    20200623 11609 P01

    到晚上大約七時至八時左右,通常會有港台制作的節目,我印象最深要由《Y2K前的暑假》講起,這部青春連續劇應該是1999年左右的,但我不是在首播時看,而是到後來公共圖書館的影音閱覽室有這部連續劇,我才收看得到。然而那真的是非常青春的回憶,還有後來的《青春@Y2K》,為什麼2000年左右的劇名會用上「@」的符號?只因當時剛流行電郵,大家也搶著登記一個新的電郵地址,這個話題很有趣,可以另寫文章再聊。但從中你可以見得到2000年左右的流行文化是怎樣的。

     

    其實成長的回憶,是由無數個我們當其時或許也不會察覺的畫面組成,有機會再撰文與大家聊聊有否相似或相同的記憶。

     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作家夢萌芽 關寬頻上網事

    20年前,誰又想像到我們有一天能手握電話隨時上網?的確,在智能電話未出現之前,經歷過「上網」的朋友之感受應該很深。

     

    在2000年之前,那時候要透過電話線上網,那段上網時連接的聲音,我至今還記得清楚;到後來出現「寬頻上網」,這近乎是劃時代發明,試想想從前下載一首MP3,若是透過56K的網速下載,你需要花15分鐘。然而,在寬頻的時代,你可能彈指之間就能下載到一首僅數MB的歌曲。所以寬頻初出現的時代,大家開始研究下載容量龐大的怪物,可以是一套電影、一個電腦遊戲,當時最流行的P2P程式應該是WinMX或Foxy吧?這當然涉及版權問題,其後亦被陸續取締,但當時這類P2P程式也流行過好一陣子,還未計算後來出現的BT。

     

    但可以肯定的是,當時的人們實在難以想像20年後,大家都是用電話上網了,要看影片嗎?直接在YouTube看吧?要聽歌嗎?買CD太費力?下載MP3費神?那麼線上串流App就可以解決了。這時代實在太方便,只要你有一部智能電話,幾乎所有事情都辦得到吧。只是經歷過未有寬頻時代的我們,有時候還是會懷念那時候若想聽某一首歌,可能真的要儲零用錢買隻CD會比較快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作家夢萌芽 關寬頻上網事

     

    在寬頻初流行的時代,我姑且當作是2000年至2010年期間的10年,的確有不少有趣事被我們遺忘了。還記得未有Facebook之前,我們的上網生活的怎樣的了?你是會流連各大討論區?還是自己造網站?這裡先介紹一個名為「網絡時光機」的網站(https://archive.org/web/),你可以透過這網站的搜尋引擎回到「那些年」,我就成功以這網站找回2002年的我在某一個網站投稿,原來我的「作家夢」早在10多年前開始。這搜尋引擎能夠讓你暢遊10多年前的網站,大家實在不妨一試。


    【鄺俊宇專欄】作家夢萌芽 關寬頻上網事 

    談起寬頻初流行的時代還有些什麼趣事,腦海已經想起不少話題,篇幅有限,還是留待下一集跟大家再談吧。記住我們的童年,記住從前的香港,的確別具意義。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八九十後小學雞生活 打小息鐘定型最搞笑

    今期又是一個出賣年紀的大考驗,試試講講八九十後的小學生活?

     

    不知道現在的小息時間是怎樣,但筆者童年時有一個奇怪的規定,就是當小息結束的鐘聲響起,大家就要停在原位。但當時的情況是非常搞笑,大家都喜歡在小息結束的鐘聲響起時「定型」,那是什麼意思?是大家會像時間停止了「整蠱做怪」,雖然無聊,但大家不亦樂乎地響應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八九十後小學雞生活 打小息鐘定型最搞笑

     

    回到班房,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試過坐第一行的位置?恭喜你,那麼你就當了「行長」,負責收齊你那一行其他同學的功課。還記得當時每一班有差不多40多位學生,坐滿整個課室,何其壯觀。但現在呢?沒記錯每班大約20多位同學?還是更少了?

     

    八九十後的小學生活,回憶裡應該是很多同學仔的時代。有些同學的零用錢特別多,是班上富翁級的同學,小息時去小食部買零食再請同學食,好不快活;每位同學除了姓名,還有你的學號,用來點名或方便你寫在功課的封面上?到現在你還記得你的學號是什麼嗎?還有班房黑板側有一告示版,筆者記得當時用來貼同學遲到,欠交功課與記缺點的資訊,沒記錯筆者的戰績「彪炳」,意思指欠交功課方面;還有「值日生」制度,每天放學後有兩位同學留下來幫忙執拾?不記得是中學還是小學才有的制度,但不管了,都是我們的集體回憶。

     

    人生裡有6年留在這間小學裡,的確是非常重要的回憶之地。當年尚且分「上午班」及「下午班」,筆者是「下午班」的人,好處是不需要早起床,但缺點卻是不能觀看下午4至6時的卡通片。這可是非常重要的,於是當我們「下午校」學生有機會「放早」的時候,都會非常雀躍地看電視,畢竟真的不容易有機會在下午待在家中。

    【鄺俊宇專欄】八九十後小學雞生活 打小息鐘定型最搞笑

     

    你的小學生活又是怎樣的了?不妨電郵或留言講講?原來在不知不覺間,我們的小學生活或許與現在的小學都有所不同了,親愛的編輯們都點頭同意吧?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八九十後童年回憶 包圍閃卡機狂抽卡

    過去數期的專欄文章淺談舊時光,收到不少朋友的電郵回應,感覺蠻有趣,然後又想一想我們共同走過的童年還有什麼呢?(筆者80後,成長於80、90年代)其中一件有趣的回憶,定屬「抽閃卡」莫屬。

     

    現今孩子未必能理解當時街角上的閃卡機旁之情況,閃卡機大多依附在文具店、報紙攤附近,當中以當時還在連載的《龍珠》最熱爆,其次不同卡通片,例如《叮噹》(對,是叮噹,不是哆啦A夢,這比較貼近我們的回憶)、《亂馬1/2》、《幽游白書》等都有出過閃卡,大多是$1抽一張,並非每一張都是「閃卡」,大多是「白卡」(即不會閃,普通印刷的卡)。於是大多數孩子不亦樂乎地包圍部分閃卡機,而且非常專業,有些孩子會自行帶著放「閃卡」的專屬相簿,可能是與其他孩子交換,或直接現金轉售(部分《龍珠》閃卡的價位可達$10-$20,對當時的孩子來說都屬奢侈),這情況大概是大家放學後,而又未回家吃晚飯之時,每一處有閃卡機的地方都好不熱鬧。

     

    除了「閃卡」與「白卡」之別外,還有更強階級的「閃卡」,包括「閃中閃」(看似是一張普通的閃卡,然而揭開後竟是另一張閃卡),和「暗閃卡」(這更妙,看似是一張「白卡」,但揭開卻是隱藏的閃卡),當中以「閃中閃」的價值最高,但謹記,曾被揭開的「閃中閃」與「暗閃卡」的價格都會大幅貶值,這是當時大多孩子的共識。

     

    傳說中曾經出現過一張《龍珠》的「卡聖」,大概是指第500號的那張「閃中閃」,是孫悟空、比達、杜拉格斯三人的卡,但筆者也未曾見過其「真身」,只知道它或許曾經是最貴的一張卡,價錢曾經達數百元,「卡聖」之名當之無愧。

     

    不知道你又有沒有「抽閃卡」的回憶?真有趣,現在不用抽閃卡,大多都能在屏幕上顯示了,但是拿得上手的閃卡,而且孩子們會爭相討論的話題,看來才是最有趣的呢。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小學雞時代嘅口頭禪 真係「型到跌渣!」

    集體回憶是一個相當有趣的題目,當你以為要懷的舊都懷過了以後,你才發現其實還有很多我們可能忘記了的兒時回憶。


    今天來說說我們還是小學雞時流傳的順口溜?什麼「閂住反彈無回頭」,小學雞時的你一定有講過吧?有些可以更無聊的,大概是把你想作弄的同學名字套上一段順口溜之中就可以,憑筆者依稀的記憶,大概記得是「XXX,參加游擊隊,比人炸到變卜卜脆。返到屋企唔忿氣,亂咁放臭屁,隔離阿婆以為漏煤氣,叫煤氣公屋嚟修理……」看,無聊程度夠透頂吧?但那時候的小學雞們又真的會背上一兩段,然後在課室裡與同學互相嬉笑。


    來到90年代中,大多的順口溜或口頭禪都來自電視劇,張衞健主演的《西遊記》(對,只有張衞健主演的那套才夠代表性),當中一句「Yo!使乜驚呀」是當時小學雞們爭取使用的口頭禪,還是模仿張衞健的動作才夠傳神,而且非常方便使用,差不多任何句子之後都可以使用,「死!今日無帶筆!」同學聽見後回話:「Yo!使乜驚呀」再拿出筆來借你。到後來張衞健主演另一套《齊天大聖孫悟空》亦有一句「型到跌渣!」,又是一時讓小學雞們會使用的口頭禪,「型到跌渣」與「fit到漏油」句式其實類似,筆者覺得張衞健很擅長掌握流行用語,到很多年以後《大帥哥》的「誰大誰惡誰正確」亦是同工異曲之妙。

     

    【鄺俊宇專欄】小學雞時代嘅口頭禪 真係「型到跌渣!」


    說起小學雞時代,筆者亦想順道分享一件趣事,話說當年還在讀小學的筆者發明了一個遊戲,遊戲是以《龍珠》的故事作藍本,兩個人對戰,各人先選一個角色,例如我做悟空,對方則做比達。先假設每人有10格能源,然後猜拳看誰展開攻擊,我猜勝了則可攻擊(當時小學雞,還真的會模仿角色出招的動作,例如龜波氣功),對方則再猜拳來看能否擋下攻擊。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有趣,記得十數年後,筆者偶爾曾見過小孩子有玩這個遊戲,只不過背景不再是《龍珠》而是其他卡通。


    現在回想起來,小學的畫面好像是沒多久前的畫面,有時候,時間這東西真的有點殘忍,好像把一切都帶走,留下來的都是有點依稀的回憶。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沙士嗰陣冇社交網 上網玩咩維繫友情?

    日前有空在Youtube開live,聊起筆者有一個《親子頭條》懷舊專欄,對,就是這一個了。差不多每星期都來懷一懷舊,上次開live,我們聊起03年「沙士」,那時候的回憶有點依稀,大概與現時相似,大家都忽然很喜歡去行山,但記得03年沙士時沒有像今次那麼恐懼。

     

    03年沙士時,當時的學生都停課了,在家除了讀書外還有上網,才想起那時候應該是最初代的寬頻上網時代,Facebook和YouTube等還未誕生,有的是討論區,例如「江湖論壇」、「迷你論壇」等,也有朋友提起「網上畫板」,什麼是「網上畫板」?那是供大家用畫畫方式留言的畫板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沙士嗰陣冇社交網 上網玩咩維繫友情?

    筆者聊起一件當時的趣事:筆者與幾個朋友相約在同一個「網上畫板」畫連載故事,故事大概是圍繞一些勇者保護村莊及對付魔王的故事,有朋友猜拳猜輸了,於是由他當魔王的角色。然後各人開始一格一格連載故事,到魔王出場的一格,那位朋友當然非常用心的鋪排魔王是如何的強大登場,結果到下一格漫畫時,卻遭另一位朋友一筆解決了(這也太快了吧?),魔王不服氣再安排登場,豈料到下一格漫畫時又遭到秒殺,結果那位朋友發脾氣:「這怎樣連載下去呢?魔王每次出場都立即被擊敗。」現在回想起來都是非常搞笑的童年回憶。

     

    另外有朋友提起當時不少人都喜歡玩線上小遊戲,例如「無個性戰隊」、「比卡超打排球」、「小朋友落樓梯」等,當中最標誌性當然是「小朋友齊打交」系列,畫面雖然略為粗糙,但遊戲內容卻非常豐富,令當時不少朋友都玩得不亦樂乎。這才想起,那年代的網速雖然不算快,亦不如今天一人一手提電話般那麼方便,但我們仍然懷念每晚洗澡後,很舒服的坐下來再登入ICQ,或聯上MSN等,再與同學們線上聊,聊到差不多要睡覺了,再於明天在課室相見。

     

    有時候,越簡單,越容易快樂。03年沙士,我們不知不覺地捱過去了,相信這一次只要我們繼續互相扶持,最終都能平安地克服過去。但願10年後的今天,我們回想2020年的時候,會是一段讓人感恩的回憶。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漫畫《叮噹》、《龍珠》 80後爸媽有冇狂追?

    近來這專欄成為了舊回憶的集中地,從大家的留言與來訊中,得悉大家都感到時光一去不復返的唏噓(嗯,我們都在不知不覺間老了),今期專欄繼續聊舊時光,大概也是80後的共同回憶吧?先把回憶鏡往後退,想想我們小時候曾珍藏過的漫畫乎?筆者小時候曾成功收藏大部份的《叮噹》漫畫(今《多啦A夢》),《叮噹》單行本起初由玉郎漫畫發行,其後由文化傳訊發行,每本單行本售價大概$25左右?(有錯請指正)

     

    記得《叮噹》去到第6期的時候,筆者差點以為要完結了,原因是叮噹在第6期時決定告別大雄,想讓大雄可以獨立而堅強地生活,大雄當然萬分不捨,然後他後來想通了,始終不能無止境把叮噹留在身邊,也不想讓叮噹時刻擔心他,他是時候要成長。為了證明他可以一個人堅強地生活,他竟然隻身挑戰技安,只要打贏了就能夠證明他的堅強,戰況如何?筆者不詳述了,有趣的是叮噹在告別之前留下了一瓶藥水,喝了藥水後所說的謊話都會成真,結果大家或許也猜到,叮噹在第7期單行本回來了,故事繼續。

     

    除了《叮噹》之外,當時大家都會追看的熱門漫畫還有很多,印象中當然少不了《龍珠》,當時還未連載完畢,大家的話題都圍繞斯路遊戲過後,悟飯能否成為《龍珠》的主角?為何悟天的樣子與悟空的小時候是一模一樣的?還有當時悟空竟然成功突破變身成超級撒亞人3,要明白這些情節在當時是具爆炸性的,並非如今天《龍珠》已連載完畢,你可以很快速地就能觀看下一章,抱歉,當時若等不及單行本,就得要在《EX-am》的漫畫週刊裡看,《EX-am》是什麼?是一本於1993年開始出版的漫畫週刊,當中連載各大漫畫的最新一話,有《龍珠》、《BOY聖子到》,後來的《行運超人》等(說起《行運超人》又是另一部神奇的漫畫,如果一拳超人與行運超人對決的話,誰勝誰負呢?),就像後來的《快樂龍》及《Co-Co!》等,但筆者只看過《EX-am》而已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漫畫《叮噹》、《龍珠》 80後爸媽有冇狂追?

    不知道今期專欄會否勾起讀者們與親愛的編輯之回憶?現在漫畫店都快消失了,大家都在網上讀漫畫了,但當年把漫畫拿在手,或在睡前放在枕頭邊的漫畫,好像更加有感覺。

  • 煲電話

    在互聯網和手提電話還未流行之前,與朋友之間的通訊就靠固網電話,這相信是不少朋友的集體回憶。當你下課後回家,晚飯過後就會致電你的好同學或好朋友,一聊就聊上數小時,這個行為叫做「煲電話粥」,有些高手煲電話粥甚至可以煲通宵,哪裡來那麼多的話題?那時候的確是可以的,由聊聊班上的趣事、你喜歡當時哪位偶像、各大卡通片的最新情節、甚至輪流唱流行曲也好,總之雙方都不願掛線,這煲電話粥就能直到永遠,阿門。

    在今日而言,這的確是有點匪夷所思,但當時的年輕人絕不覺得奇,只要陪你聊電話的人是你喜歡的人就可以,不然你與不喜歡的人怎能聊那麼久?那時候家裡的固網電話雖然有「兩條線」,意思指當你與好朋友聊電話時,有人若致電來你家,你還是可以聽見訊號音來轉線接聽。但當時不少沉醉煲粥的人通常不理,當聽不見,繼續聊天,結果其他人打不進來你家的電話,若然對方要找的是家中的大人,那就有你好受了。但那是怎樣的魔力可以使當時的人們有如此的耐性?試想想今天的你能否拿著電話聊上數小時?偶爾可以,但天天叫你這樣聊的話,你應該也沒有如此的耐性吧?
     

    煲電話

    或許因為那個年代的人都會很專注做一件事?那時候互聯網與手提電話均未普及,我們都會變得相對地專注於每一件事,就連煲電話粥也得認真起來。這說起來很有趣,明明日間在學校已相見,怎麼回家後仍然可以聊得如此不厭?印象中甚至試過煲電話粥煲到睡著了,電話就這樣放在旁邊,這些都是非常令人懷念的傻氣畫面,但說到底,還是看電話的另一邊是誰吧?除了好朋友,應該還有你當時明戀或暗戀的對象吧?

    時至今日,我們都變得習慣用訊息多過講電話,當年「煲電話粥」的情況已不復見,但偶爾還是會懷念那些年躲在被窩裡,與誰說著一些沒結論的話題,看似沒甚營養,但感覺卻輕鬆而樂透。

    圖片來源:網絡

     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狂抽偶像YES卡 90年代學生必儲

    繼續用一篇文章回到過去,今集講講我們小學生活。

     

    筆者是「80後」,小學時間大概是90年代初期至中間,那是一個怎樣的時代?那時「四大天王」剛出現,回到學校會討論你支持哪一位天王:郭富城跳舞當然了得,一首《對你愛不完》加那個招牌手勢,應該是當時青少年爭相模仿的對象;黎明拍攝一系列像電影般的和記廣告,至今大家仍難以忘懷;劉德華當時應該在拍電影,大概是《賭俠》、《整蠱專家》等;還有張學友,應該是公認「四大天王」裡歌藝最好的一位?這又可以跟同學們辯論一番了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狂抽偶像YES卡 90年代學生必儲

     

    當時還有一系列的週邊產品,例如大家都知道的《YES!》卡(正面是明星的樣子,背面是歌詞或該位明星的資料)。要知道當時沒有互聯網,要知道這些流行資訊,一是電視、二是雜誌,還有就是這些《YES!》卡吧?那時候文具店外總有一兩部《YES!》的扭卡機,每期都有不同新出的明星?然後放一兩張《YES!》卡在手冊、書本裡等,老師應該不會責難吧?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狂抽偶像YES卡 90年代學生必儲

     

    90年代初期至中期,香港流行文化的確是非常光輝,還記得大家當時都喜歡看電視,尤其由肥姐主持的大型表演節目,一班香港明星紛紛參與,玩遊戲時非常投入,孩子們在星期日晚看完節目後,翌日回校又有新話題可以跟同學們聊,好不充實。嚴格來說,筆者第一首喜歡的流行歌,應該要數到大概1996年鄭伊健的《發現》,這首歌當時應該是廣告歌曲吧?筆者非常喜歡。

     

    是我們長大了?還是香港的流行文化真的有所改變了?現在的孩子應該不會如我們90年代初對本地明星的討論那麼熾熱,這與一個城市的造星能力有關,今天韓國造星能力當然超班,但不少韓國朋友都表示,他們小時候都是聽廣東歌、看香港電影等,現在回想起來,不免唏噓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狂抽偶像YES卡 90年代學生必儲

    不知道今集會否觸動到親愛的編輯們出賣年紀?還是他們大多都是千禧後?

     

    部份圖片:Facebook @ Yes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狂攻文具店遊戲機 街霸打到唔肯走

    在90年代初,不少文具店都會擺放一兩部遊戲機,然後就會聚到一大班小朋友。說來有趣,在星期日的中午時間,流連在文具店遊戲機前的小朋友不少,大多也是與家人在「飲茶」期間偷走出來(那時候小孩子大多認為「飲茶」時間長,於是編個理由行開一陣子,其實就是去玩)。而在黃昏時間也是另一個高峰期,應該是小孩子要替家人落街買東西,於是有一陣子自由的時間可以隨處流連,於是文具店其或有擺放遊戲機的報攤檔也會非常熱鬧,只因小孩子們會去流連一番。

     

    那時候最流行的遊戲機當然是「街頭霸王2」,最經典的格鬥遊戲,投幣後選一個角色與電腦的角色對打,當有人加入時就更有看頭了,三盤兩勝,且看兩人誰勝誰負。不說不知,那時候文具店內都有隱藏規則,大概是第一盤贏了對方的話,第二盤則需讓對方勝,然後第三盤才正式對決,這樣的隱藏規則到底是誰定的呢?無從考究,但正式的遊戲機店也是用這個準則吧?但那時候年紀還小的我們又怎能有機會進入遊戲機中心?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狂攻文具店遊戲機 街霸打到唔肯走

    除了「街頭霸王2」,還有不少種類的遊戲,我記得「大魔界村」也有遊戲機版本,只是難度實在太高,我的零用錢不消一會兒就花光,而且還未過第一關。另外,「戰機」類遊戲也是當時的熱門,看著整個畫面都是敵人的炮彈,然後駕著戰機的你如何逐一巧妙迴避再還擊,不單只玩的小孩子玩得過癮,連旁觀的小孩子也看得不亦樂乎。

     

    回想當年熱鬧的文具店,不少孩子流連再包圍店內遊戲機的盛況,現在都難以再看得見了。不知不覺間連文具店也買少見少,何況在店內擺設遊戲機?還未講不知道會否又觸犯什麼條例了。但回想起來,那時候孩子們會爭著落街玩的畫面,在文具店、公園、商場遊走不捨得太早回家,其實都是蠻有趣的集體回憶。

  •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細個去camp玩天光 一定要熄燈講鬼故

    上集聊完童年時會逛的青少年中心,忽然想起童年時我經常會報名參加社區活動,這可能是不少朋友的集體童年回憶,例如你童年時報讀過畫班嗎?學過琴嗎?有參加課外活動去學做運動嗎?那時候的活動好像蠻能夠放鬆壓力,而我印象最深而又最喜歡是去宿營。

     

    童年時渴望在家以外的地方過夜玩天光,而宿營正是可以給孩子玩過飽的活動,要留意,宿營不同露營,感覺上相對舒服,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帶齊要替換的衫褲,晚上替換後方便睡覺而已。至於其他要做的事情呢?不,你只需要去玩,營地裡可以玩的都提供了,打羽毛球、籃球、桌球,甚至攀石或繩網陣都可以去玩,記得營地通常有一個規矩,是為了分流大家去玩不同的設施,營地職員會向參加者派發「場紙」,持「場紙」若準時到達某些場地就會獲優先處理,但若過時而出現,名額則開於予其他營友了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細個去camp玩天光 一定要熄燈講鬼故

    不知道在讀著文章的讀者有沒有去過宿營?我是真的很喜歡去宿營的人,就連現在寫著這篇散文也在回味中。宿營有荃灣的曹公潭、西貢麥理浩夫人度假村、鯉魚門度假村等等,香港還有其他更多的度假村吧?但上述3個度假村,我童年時都去玩過,故相對深刻。營地除了球類活動和各項設施外,其實最好玩的應該是晚上各位青少年洗完澡後,一齊擠在睡房裡吃完杯麵,開始玩集體遊戲,然後熄燈講鬼故,都是令人非常難忘的童年回憶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細個去camp玩天光 一定要熄燈講鬼故

    童年時有多少次宿營的經驗?印象中好像有數次,人越大就越難尋回當年渴望去宿營的感覺了,但心裡還是想找一個機會再去玩,最重要是能約齊一班好朋友出發。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細個流連公共圖書館 衛斯理小說捧住刨

     

    上集講完小學生活,今期想跟大家聊聊公共圖書館的回憶。抱歉,若你沒有在公共圖書館流連過,今期實在難以勾起你的共鳴。

     

    筆者小時候最喜歡流連的一個地方就是公共圖書館,那裡有什麼吸引呢?對筆者來說,小時候零用錢不多,唯獨有的就是借書證,那時候借書證最多可以借5本書(後來逐漸增加,現在好像已可以借8本書了)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細個流連公共圖書館 衛斯理小說捧住刨

     

    對筆者來說,最大的滿足感莫過於捧著數本書離開圖書館,感覺好像帶了點東西回家,又可以看足一星期(那時候的歸還限期是一星期還是兩星期?不太記得了。)筆者經常忘記的就是還書,每本書逾期一天就罰$1.5,聽起來是很小的數目吧?不,對那時候的筆者來說,這是非常大的負擔。只因筆者一旦忘記還書,通常就差不多一星期,而筆者又喜歡一口氣借盡限額,結果罰款以倍數計,而且罰款需由你親手放進罰款箱,實在非常殘忍。屈指一算,這些年來貢獻給圖書館的罰款應已逾千元,用來買遊戲機也綽綽有餘。

     

    那時候筆者最常借什麼書?首選當然是衛斯理,整個系列筆者差不看看了兩次,由最初期如《藍血人》到後期一點的《迷藏》,真的每一本小說也非常好看,足以讓筆者躲在家中務求要看完才心息,這也同時訓練了筆者讀小說的速度,平均一小時就能把整本衛斯理小讀讀完,所指的非速讀,而是真正的細閱,這本領的確有助筆者日後閱讀繁複的文件。那麼筆者小時候有沒有看愛情小說呢?答案是有的,喜歡看的作家是梁望峰,曾經用他的作品來寫讀書報告。但筆者最喜歡的還是科幻小說,一直渴望能創作一部自己會喜歡的科幻作品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細個流連公共圖書館 衛斯理小說捧住刨

     

    除了衛斯理,筆者還喜歡一位作家,名叫余過,他的作品對我後來的創作也起了一定的影響,他的《四人夜話》每一本也精彩無比,大家不妨看看,一定能給你非常的驚喜。原來說起公共圖書館的回憶,感覺有太多想講,不妨分為兩集,下集再論。

  • 【鄺俊宇專欄】細數絕跡零食快餐 呢啲消失味道食過未?

    繼續和大家聊老時光,親愛的編輯們或許會問:「還有新話題嗎?」筆者笑:「太多了,差在怎樣有系統地描述出來。」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細數絕跡零食快餐 呢啲消失味道食過未?

     

    今集講講我們小時候的味道吧?一些或許已消失了的味道。還記得「哈廸斯」嗎?這絕對是出賣年紀的問題,其實「哈廸斯」在香港出現過一段短暫的時間,大概是吃薯條、漢堡包和喝汽水吧?最令人難以忘懷的是薯條,因為它的薯條特別粗身,吃起來特別有口感,印象中有炸雞等都屬高水準,可惜在香港出現的時間不算太久就結業了。

     

    除了哈廸斯外,還有東東雲吞麵,大概是90年代的食店吧?一般而言,雲吞麵都不會以快餐店的方式出現,但當時東東雲吞麵的確開創了先河,然而後來也敵不過大環境的變遷?印象中它好像大概在千禧年左右陸續消失。

     

    還有一間叫「馬里奧」的餐廳?筆者沒有吃過,但聽聞都不錯、好吃的。筆者童年時最喜歡的餐廳是「超群」餐廳,對,售賣麵包的那一間,它曾經有一段時間有經營餐廳,正正在筆者所居住的公共屋邨的商場裡,筆者很喜歡它煮的麵食,因為那是自助拿餐盤的方式,筆者當時年紀還小,身軀也不高,餐盤拿到煮麵的攤位,視線正好可穿過廚窗口看著廚師怎樣把麵條放進滾水中煮熟,再倒熱騰騰的上湯,加上蔥花,再拿到我的餐盤上。常覺得若我有機會經營餐廳,我定會把烹調過程整理成相片或影片放在座位側邊,讓食客了解製作過程,我覺得這樣子會讓食客更喜歡吃眼前的菜式。

     

    不知道有沒有讀者吃過「雞髀餅」?這是筆者在一年級吃過的零食,是當時的老師因為筆者乖而送贈的(刻意花三句來繞圈讚自己乖),這零食好像也消失了。其實說起來,不少零食都好像停產了,例如四方果啫喱、有一種像雪糕般的千層蛋糕、綠寶橙汁,還有你和我都應該有吃過卻又會記不起的「金雞片」(雞味的薯圈類東西?)原來不整理起來,我們都不知道有什麼味道已經消失了。

     【鄺俊宇專欄】細數絕跡零食快餐 呢啲消失味道食過未?

     

    對筆者來說,味道是回憶的錄影帶,每嘗到某種過去了的味道,都會憶起某一段時間的自己。不知道你又有沒有記得一些童年時的味道?不妨電郵來告訴我。

     

    圖片:網絡

  •  20200923 11802 P01上集講過從前大約千禧年左右的旺角,今集跟大家回憶從前的逛街文化。記得九十年代廣東歌的高峰期,要聽歌你就要買CD,當時賣CDVCD的店舖多不勝數,而且間間都把CD分門別類,當你一走進去CD舖,基本上你要找哪位歌手的CD都能找得到,而且有些CD舖更設有試聽服務,你按下牆上CD機的選曲按鈕,戴上耳筒(通常是大耳筒)就能細聽歌曲。現在聽歌當然非常方便,你一按入Youtube搜尋歌名就能聽歌,但在九十年代的時候,你想把一首歌帶回家,你就得要先看看自己口袋有多少錢,夠不夠買那隻CD(當時熱門CD都要大概一百元以上,大概每隻CD放十首歌左右),不然你就真的沒辦法把歌曲帶回家,除非你用錄音帶錄下歌曲,但音質是不能與CD比較的。

    20200923 11802 P03

    正因如此,「翻版」CD舖就應運而生,當時一隻正版CD大概一百多元,而翻版的呢?大概20塊錢,而且不法商人為了吸引更多人買翻版CD,通常會在同一隻CD裡放多幾首熱門歌,一隻CD容量大概650MB,那好吧,就用盡用量放十五首歌吧!結果顧客們紛紛付款,儘管包裝絕不漂亮(用彩色影印把正版封面印在紙上,再用塑膠袋包裝),但大家通常只為聽歌,那就將就一下吧。結果「翻版」CD舖成行成市,也對當時正版的CD舖造成打擊。

    20200923 11802 P04

    但當然,有不少人仍然支持正版,大概是為其喜歡的偶像打氣。那時候香港的歌手CD製作精美,歌手每次出碟都有主題,別以為CD封面只是一張紙,其實可以拿出來打開它,內裡是全碟歌曲的歌詞,配上歌手拍攝的照片,粉絲們乖乖付鈔。而當你買的是正版CD,你買回家之後都會特別好好保養它,而翻版CD呢?通常都會不自覺刮花,然後就沒有再播了。

    那是一個我們樂意買實體CD的時代,CD舖的確到處都找到,一走進去,又可以逛一兩個小時。現在呢?CD舖經營都變得非常困難了,你也好像忘記對上一次買CD是什麼時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