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8-06, 週四

【鄺俊宇專欄】那些年圖書館打書釘 搶小說睇兼CD架尋寶

【鄺俊宇專欄】那些年圖書館打書釘 搶小說睇兼CD架尋寶

上一集講起流連公共圖書館的經歷,意猶未盡,今集繼續。

 

我童年最喜歡讀的是衛斯理小說,當時的確非常受讀者歡迎,你可以想像得到嗎?衛斯理小說的書架位置是可以空蕩蕩,是因為太受歡迎了,能借走的都被借走了。當圖書館裡管理員推著待上架的書車來的時候,有些讀者是真的會直接從書車上拿走作品,先睹為快,但當然這做法不獲管理員批准,管理員往往要勸喻書籍未上書架前不要搶,這的確很有趣,那些會搶小說來借的時代。

 【鄺俊宇專欄】那些年圖書館打書釘 搶小說睇兼CD架尋寶

除了借小說外,那時候我還喜歡在圖書館裡借錄音帶(對,真的是錄音帶,因為那時候我的家還未有能讀CD的器材),別以為圖書館借的錄音帶就代表是舊歌,那時候都算是比較追得貼市面,郭富城的《風裏密碼》才發佈了不久,你就能在圖書館的錄音帶架裡找得到,連後來的《唱這歌》也是很快在錄音帶架裡就可以借。

 

那時候我口袋的零用錢不多,要聽歌只有兩個方法,一是電台,二是到圖書館找錄音帶,若很想留住一些歌曲,唯有在家裡再翻錄一次吧?這情況到後來我擁有人生第一部CD機而有所改變,然而只不過換了不再借錄音帶,而是到圖書館找CD借。試過有一次,我借了一隻CD回家,後來卻不知所蹤,找了很久也找不到,唯有到圖書館謝罪,結果要賠CD本來大約200多元的價錢。數年後,屋企大掃除,我才發現那隻CD原來跌在書櫃後,但那時候CD都快被MP3取締了。

 

公共圖書館是我小時候能夠流連數小時的地方,有書讀、有雜誌看、有電腦用(對,那時候圖書館有電腦可以借用,大概每1節用1小時,印象中網速蠻快,吸引了不少市民使用)。後來連漫畫都有了,你甚至可以借《叮噹》、《名偵探柯南》等作品,這的確令圖書館變得更能吸引青少年。只不過時代的轉變也太快了,現在漫畫都可以在網上觀看,在網上找小說讀也不困難,但當太容易得到的時候,你又可有懷念當年有限的借書限額,而且要親身到圖書館才能借走書本的感覺?

 

【鄺俊宇專欄】那些年圖書館打書釘 搶小說睇兼CD架尋寶

 

不知道親愛的編輯們有沒有逛公共圖書館的回憶?又不知道,現在的你已經有多久沒有入過圖書館了?有時間,不妨又到圖書館逛個圈吧,或許又會有新發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