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9-30, 週三

【青協調查】社會瀰漫負能量 過半中學生有抑鬱表徵

 【青協調查】社會瀰漫負能量 過半中學生有抑鬱表徵

受社會氣氛緊張影響情緒,學生開學至今仍然面對不少困擾。香港青年協會全健思維中心近日公佈了「中學生情緒壓力狀況」調查結果。

在2685名受訪學生中,逾四成(41.7%)壓力指數屬偏高水平,自評為7至10分(1為最低分,10為最高分),較去年結果37.5%增加了4.2%。除以往一般的學業壓力外,有24%學生因「社會氣氛緊張」而感到擔憂。

【青協調查】社會瀰漫負能量 過半中學生有抑鬱表徵

踏入抑鬱徵兆

青協的問卷參考了美國及台灣的流行病學研究中心抑鬱量表(Center for Epidemiological StudiesDepression Scale, CES-D),以初步了解青少年的抑鬱情緒狀況。調查顯示,超過一半(51.4%)受訪學生評分達16分或以上,即達抑鬱情緒表徵水平。

他們過去一星期經常出現以下抑鬱徵狀︰「難於專注在要做的事情上」(34.4%)、「為一些以往不受困擾的事而感到煩惱」(29.7%)、「睡得不好」(26%)等。

雖然量表結果不足以判斷學生是否已患上抑鬱症,惟反映學生情緒情況值得關注。

【青協調查】社會瀰漫負能量 過半中學生有抑鬱表徵

期望得到支援

回答「期望學校提供甚麼情緒支援」時,受訪學生選擇三甲為:「調適功課量,減低學習壓力」(68.9%)、「安排一些班際或級際活動,放鬆心情」(36.7%)及「提供安全的空間讓學生表達和調整情緒」(20.5%)。

當指向父母時,受訪學生則希望「給予自主空間,讓我可自行解決問題」(45%)、「減少負面批評」(40.2%)及「放下主流價值觀,尊重我的想法」(31.5%)。

學生容易受社會氣氛影響,即使開學後也難以調整個人心態,投入學習;而情緒持續受壓抑的情況下,特別容易令學生因受壓而變得更為敏感,學校和家長都應該關注學生狀況,鼓勵學生分享心底話,而不是避而不談。

【青協調查】社會瀰漫負能量 過半中學生有抑鬱表徵

不願虛作無聲

調查反映出,青年需要在安全、自主的環境下表達情緒或解決問題。面對意見分歧,家長或老師亦要學習解開「我的意見一定比你好」的枷鎖,讓青年有思考及選擇的機會;即使不認同彼此意見或做法,也嘗試包容和理解對方的考慮。